您当前位置:桂林宏弘设备有限公司 > 实验中心 > 正文

一大群御用“枪手”待命,慈禧是一枚沽名钓誉的骗子?

时间:2020-02-23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

倘若您到颐和园往玩,在昆明湖畔着重有一座玉澜堂,这原是帝王的书堂。1898年戊戌变法战败,慈禧太后曾把光绪帝幽禁于此。在玉澜堂的宝座上方,能望到一块匾额,上书四个大字“复殿留景”。出自《乐府诗集》中的《宋明堂歌歌太祖文皇帝》,作者为南朝刘宋时的谢庄。

关于这四个字的解读,按照上下句的有趣,幼我理解是巍峨的殿宇可否留住太阳西走的脚步,意谓珍惜时间读书辛勤。导游词里说是“深宫里住着有道圣明的君主”,不知该如何理解,且不说。

想说的是这竟然是慈禧太后的御笔,四个大字端雅郑重,筋丰骨实。以笔者临帖几十年的功力,羞愧!达不到人家云云的程度。

慈禧太后老佛爷日理万机,竟然还能写出云云高端大气的书法,着实让人有点不敢信。

后来又发现了一块匾额,望款识也是慈禧太后的手笔,四个大字“云霞竞远”,结字方正,法度厉谨,气势雄强,确乎有一栽庙堂气象。

又一次叹为不益看止,简直惊为天人。

对这件事上心之后,很快又有所发现,日本东京中央2017春拍上曾经有一幅《寿菊图》,乃慈禧晚年作品,估价高达400—500万元人民币。画中描绘金秋时节,菊园花容正茂之景。内走认为,画工精当,构图用色考究,太后自题款字亦秀美高雅。

仅是书法了得,已经让人信服之至,太后的绘画功夫俨然还在书法之上。撇开她的历史功过不说,单是这书案上的本事,就让人疑心她简直是被清朝糜烂国事延宕了的艺术家!

还有一些记载,比如曾为慈禧太后绘画肖像的女画家卡尔在《清宫见闻杂记》中写道:“尤擅善书法,能作擘窠大字……太后之书法,虽翰苑中人,亦不过是,殊非献媚之谈”;此外,太后兼能为画,“其所画之著色花草,神采如生,不减名家”。

徐珂《清稗类钞艺术类》也记载:“孝钦喜作大字,用丈余库腊笺,书龙虎松鹤等字,岁众至数百幅。”慈禧太后“尤喜绘古松,笔颇年迈,每画一幅,辄为近侍乞取。”

有作品现在击为实,又有各路记载为证,犹如书画双绝的慈禧被人敬称为“艺术太后”毫不为过。

但是……

一步步跟进,太史叨叨令就发现了一些牛头偏差马嘴的细节,再一步步求证,疑点丛生。

第一个疑点:作者在慈禧的作品中发现有一幅《鱼藻图》,后来又发现了一幅《锦鳞游泳图》,两条鱼形式画法近似,但后者的署名却是素筠女士缪嘉惠。把两幅图细细比较一下,会发现慈禧的那幅依旧僵硬稚嫩,实验中心倘若再和《寿菊图》相比,隐微不在一个层次上。查到了缪嘉惠,其实是找到了一个根儿,两人的渊源,后文再交代。

第二个疑点:太后一些画作中的款字写得秀美,清晰力道不能,比如《鱼藻图》上的题字“海国春深乐众余”,和另一幅《牡丹图》中的题字“瑶荫香范冠群芳”,与一些匾额上的题字比如“繁华富贵”对比,固然一走一楷,但十足不在一个程度线上,清晰两栽气象,两栽风格。

第三个疑点:同样都是大字,程度也相距甚远,比如慈禧写的“寿”字,与“复殿留景”这些字放在一首比较,也显得稚拙粗朴。

由此再深入调查,末了能够得出一个可乐而不荒唐的结论:慈禧太后其实是个沽名钓誉的骗子,她固然对书画抱有浓重的有趣,但也深知本身的作品难登大雅之堂,因此只益请来御用“枪手”装饰门面。

慈禧太后的“枪手”队伍还不幼,前文中挑到的女书画家缪嘉惠就是主力“枪手”之一。她来自云南昆明,生性平安,慈禧对她优礼有添,赏三品服色,月俸二百金,还免其跪礼。这位枪手的义务是随时教太后画画,或者为她代笔作画。慈禧名下的一些花鸟虫鱼条屏和山水、人物扇面等都出自于她的笔下。

另外的“枪手”还有阮玉芬和王韶等。阮玉芬,原名阮丽卿,是清代名臣、学者阮元的后裔,慈禧太后赐名玉芬,因此她有一枚印章“慈禧皇太后赐名玉芬”,太后的花鸟画有不少出自于阮玉芬的手笔。王韶号冬青女士,钱塘人,尚无详细原料。这几位宫掖女画师均供奉于紫禁城的福昌殿。

为慈禧代笔作画的还有宫廷写意馆的专科男画师,如屈兆麟等,太后名下的一些如松鹤灵芝之类的作品出自他的下属。

慈禧望上了哪幅作品,只必要让幼太监把本身的印章盖上,再请翰林们附上几句有关的诗就搞定。当宫里举走宴会时,她就把这些书画堂而皇之地赏人。毕竟是太后御笔呀!臣子们自然受宠若惊,如获珍宝。

那么,这位跟着一堆高人学习画画的太后程度原形如何呢?她的先生缪嘉惠说:“她只能算是个业余喜欢益者,不是专科画家的水准。”

那又业余到什么程度呢?北京故宫博物院现藏有一件慈禧用朱砂抄写的《般若波罗蜜众心经》,落款时间为光绪三十年,这是公元1904年,慈禧太后七十岁。

抄写佛经为示真心清淡不会让人代笔。从这篇经文的外现来望,太后笔力消瘦,结字疏松凝滞,与匾额上的题字判若云泥。

字画所表现的是人的文化素养,而这正好是太后的弱项。有一份她的亲笔密谕,共计237字,错别字众,语句大众不通。另有一份慈禧首草罢革奕訢的上谕,共计226字,错别字达13处。

辞不达意且错字连篇,慈禧倒也有自知之明,每次都不忘交代他人协助修整:“求七兄弟(指奕譞)改写”、“诏旨中众有别字及词句不通者,汝等为润饰之!”

Powered by 桂林宏弘设备有限公司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建站 © 2013-2018 版权所有